当前位置 : 行业新闻 > 最新动态 > 文章内容

卫祥云:调味品行业发展趋势研判和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

调味品行业发展趋势研判和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

中国调味品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理事会总干事  卫祥云

根据我国当前经济发展态势和调味品行业、餐饮业的有关情况,我从把握宏观大势、提高生产毛利、调整产品结构、提升品牌效应和全面开拓市场五个方面提出一点研判和看法。


把握宏观大势


宏观经济需要宏观把控,研究微观经济的,经营企业的包括行业协会工作也要把握宏观大势。因为我们就处在这样一个现实的宏观环境中。

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目前还在L型的增长阶段,去年6.7%,今年一季度,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是6.9%,开局向好。但是第二季度的4月份为6.5%,又下滑了。所以我认为我国经济保持L型的增长趋势没有改变。

从餐饮业和调味品目前的统计数字来看,形势不太乐观。餐饮业2016年比2015年的同比增长是7.4%。中国调味品行业百强企业的统计结果显示,2016年统计的同比增长率是6.1%,下降的幅度较大。应该说是在多年来两位数增长的情况下,首次下降到个位数。所以说总体形势不是太好。

根据国家统计局对未来消费者信心指数预测,中国制造业行业信心增长指数前三名为:第一是互联网服务行业,第二是餐饮与娱乐服务行业,第三是医疗健康产业。而调味品行业与餐饮业密切相关,跟家庭厨房有关。目前在大多数行业和企业比较困难的情况下,调味品企业还有较大的发展和调整空间。如何把握宏观大势,值得研判。


提高生产毛利


调味品行业很多企业的毛利率一般在15%左右,如果毛利率在这个水平上,企业基本上是不赢利的。行业龙头企业海天味业、恒顺醋业毛利率均在40%以上,这样的利润比较可观,但在毛利率大致相同的情况下,企业之间仍然有较大的差距,这与行业细分有关,比如酱油和食醋行业不一样,醋和复合调味料行业不一样,同时又与企业规模效益密切相关。提高毛利率是企业发展的基本功,比如说中炬高新在37%以上,加加食品的酱油在35%以上,调味品在34%以上,粮油制品在12%以上;北京王致和在30%左右;作为一个企业来讲,毛利率是衡量企业发展的重要指标之一。


调整产品结构


调整结构在调味品行业属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项长期任务。吴敬琏教授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能够只剩下供给侧改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是从供给侧找问题,然后通过结构性改革来解决。供给与需求是经济学研究的两个重要方面,是须臾不可分开的。我认为在酱油与调味酱产业,调整产品结构属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长期任务。

产品创新是调整产品结构的重要方面。作为行业管理者,我们会时刻关注行业发展的统计数字对比;作为消费者,就会关注产品的性能。最近,我在武汉参加一个全国性的豆制品会议,发现品尝豆制品用的酱油佐料口味很好,中日开发委人士认为,与日本龟甲万风味无异,实际上这个酱油品牌是广州的一个大企业生产的品牌,完全可以说明国内的酱油风味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这就是真正的产品创新。

所以我认为,产品的创新属于结构调整的重要内容,有很多文章要做。

酱油和调味酱,包括原辅料生产企业,都应该进行广泛的技术交流。我们协会是做服务工作的,要尽最大努力为行业做好服务,包括技术咨询、国内外交流和各种形式的培训等。


提升品牌效应


我国国务院决定从2017年起,将每年5月10日设立为“中国品牌日”。我认为,提升品牌效应也属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虽然提升品牌效应包括很多方面,但提高产品的附加值属于重中之重,不同的企业应有不同的对策和发展战略。


全面开拓市场


关于市场开拓工作,我讲五个方面的开拓思路。

调味品市场的开拓重点在于找机会和抓住机遇。

有时候大家都在喊叫的口号,不见得有机会。比如说现在比较热的“一带一路”,比如说中国雄安新区的建设,调味品产业基本上找不到机会。一带一路的国外部分大多为发展中国家,其调味品消费与我们相差较大,市场容量有限。与这些国家合作生产或开拓消费市场,发展机会不容乐观。国内部分,大多是贫困地区,较长时期内难以改变,没有多少发展机遇。

雄安新区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基础设施建设,30平方公里的中心区域正在向全世界招标。目前,河北省人民政府已与北京大学达成建设一流的医疗研发中心的有关意向,据说其建设水平将高于现在北京的水平。我认为这是实实在在的举措。

所以说,全面开拓市场一定要研究透消费市场的现实情况和将来的潜在市场,做到有的放矢,对症下药。应寻求以下五个方面的突破。

(一)、营销创新。如著名歌唱演员林依伦先生在整合现有资源的基础上于去年创建了“饭爷”辣酱品牌,通过产品定制和互联网渠道营销,取得了不错业绩。

(二)、技术创新。如海天味业的智能制造。

(三)、提高大单品的市场占有率。我通过和业内专家交谈,才知道老抽和生抽是餐饮业和厨房里必备的两种酱油产品。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解决好上色和风味两种需求。加加食品在业内率先提出了原酿造的概念,与日本的本酿造无异,但后续质量和风味要赶上。而“面条鲜”就属于大单品开拓市场的重要抓手。

(四)、关注消费市场变化。如高端餐饮下滑、外卖和大众餐饮上升等现象需要关注。

(五)、正确对待资本运作。

首先,我谈一下调味品行业的国企改革,我的观点很明确,就是国有企业应该主动退出竞争性领域。而怎么退出,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是卖掉,把资产变现的钱划归社保基金,这个好理解。第二就是上市。对国有企业来讲,在目前中国的环境下,上市绝对有好处。而企业上市以后有两种结果。如果发展得好,国家、企业管理层和职工皆大欢喜。如果上市企业退市了,为你埋单的是千千万万个的大小投资者。所以,我认为调味品行业的国有企业一定要在品牌效应尚存的情况下千方百计寻求上市。第三就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中央的方针政策已经十分明确。至于怎么推进和改革,牵涉到当地政府和企业主要负责人,可能需要一企一策区别对待。而机会和机遇非常重要。

作为调味品行业专业人士,我在15年前就说过三句话:民族工业不要再提,没有品牌难以发展,国有退出别无选择。现在来看,并未讲错。

至于调味品行业的民营企业改革,产权的逻辑十分清楚。我就不多讲了。

 

2017年5月24日

于贵阳

中国调味品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理事会总干事卫祥云在中国酱油、调味酱产业机遇论道暨调味品行业投融资发展论坛上发言